张玉环:27年来最牵挂的是家人 最遗憾没有看到两个儿子成长

【2021-05-07】

  8月8日,无罪释放后的张玉环告诉南都记者,自己曾怨恨过,到现在,多少也还是有的。他想感谢有关部门给了他一个清白,还要感谢律师、媒体等所有帮助过他的人。

  “当时我在地里做事,村里来人说警察要问话,就把我带走了。”回想起1993年被带走的那天,张玉环告诉南都记者,他原本以为只是问下情况,个把小时就可以回家,没想到一带走就是27年。

  回忆起狱中生活,张玉环说,“很难度过”。一审被判死刑后,张玉环说,自己就想上诉。“27年里我一直都是喊冤,不会写申诉书,就叫监室里有文化的人写,写完我们抄。”

  1995年3月,张玉环上诉后,江西省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裁定撤销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的原判,发回重审。此后,案件陷入长达6年的停滞。这6年间,张玉环被羁押在进贤县看守所,成为当时在看守所待得最久的人。

  漫长等待之下,张玉环在看守所曾经自杀。“后来有狱友跟我说,一旦放弃了,我就是畏罪自杀,就要永远背这个黑锅,子子孙孙也受牵连。”张玉环告诉南都记者,如果放弃申诉,死了都会有遗憾。

  重返家乡后,张玉环一度被媒体包围,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被刑讯逼供的经历,展示仍留在身上的伤痕。再后来被问到时,张玉环显得很局促、迟疑,微微摆头说,讲过很多遍了,不用再说了吧。“(那段经历)是很痛苦的。”张玉环告诉南都记者。

  在狱中,张玉环最牵挂的是家人。他曾在狱中给儿子写信,回信中,儿子说会听话,在家里会好好读书。“讲是这样讲了,但他们最后也没读到书,这其中有我的原因。”张玉环说,两兄弟都没文化,只能做些苦力。小儿子张保刚曾到狱中探望,“我都不认识他。”

  8月6日,张玉环在和儿子学习用智能手机通线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原审被告人张玉环故意杀人再审一案进行公开宣判,撤销原审裁判,宣告张玉环无罪。

  目前,江西高院等多家单位向张玉环道歉。他表示接受道歉,但近27的痛苦和折磨不是一句道歉就能解决的问题。“搞得我妻离子散、一无所有。我要求司法机关追究刑讯逼供人员的刑事责任。”

  张玉环表示,希望通过申请国家赔偿弥补以前的遗憾,不过这个想法还没有启动行动,“拿钱也买不回我的9778天。”

  申请国家赔偿后续如何开展?张玉环现在的状态怎么样?6日晚,记者采访了张玉环的哥哥张民强及代理律师尚满庆。

  张玉环代理律师尚满庆表示,张玉环相当于重新踏入社会,这两天在家处理一系列事情,还没有具体开展申请赔偿事宜。赔偿的具体数字要根据他提出的时间,也取决于启动的时间,目前张玉环还未提出赔偿申请,所以还没办法确定。

  据尚满庆介绍,目前张玉环还在办理身份证,之后还有一系列其他手续,比如上养老保险等。“他们家人的态度还是很坚决的,肯定要申请赔偿,要追责。”

  关于张玉环的后续赔偿问题,记者采访了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律师介绍,公开报道显示1993年10月27日起,张玉环开始失去自由,2020年8月4日江西高院判令张玉环无罪,共计9778天。

  依据《国家赔偿法》等相关规定,他可以主张侵犯人身自由的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若张玉环身体受到伤害,还可以主张生命健康赔偿金。

  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职工年平均工资为346.75元/天,侵犯人身自由的赔偿金可主张3390521.50元(346.75元/天×9778天)。

  精神损害抚慰金一般不超过人身自由赔偿金、生命健康赔偿金总 额 的 百 分 之 三 十 五 即1186682.53元。这样计算的线前妻宋小女:为了老公、孩子拼了命也不怕

  在张玉环离开家乡的20多年里,一切都改变了,但前妻宋小女对他的支持从未动摇。前不久,张玉环收到了宋小女给他买的新手机,帮他适应生活,这让他感觉“好像回到了从前,夫妻在一起时的场景了”。

  据张民强介绍,张玉环对电子产品还不如两三岁的小孩。“昨天他刚开始学习使用手机,发视频时我好心痛。他不知道怎么用,他放在耳朵边上听,我让他放在手上,他就看着,好像看动画片一样的,我看着好心疼。我本来想走开,他就抓我的手不让我走。我看着他就想到我两岁的孙女,她跟爸爸视频都很畅通,张玉环连两岁的小孩都不如。”

  他拿一小块硬纸板,一笔一画地用圆珠笔记下儿媳和孙子孙女的名字,一遍记不住,他又抄了一遍,放在床边上的箱子上。

  再审过程中,张玉环及其辩护律师提出,张玉环有罪供述系刑讯逼供所致、在案物证均无法与被害人或犯罪事实相关联、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原审在保障被告人辩护权等方面违反法定诉讼程序,影响公正审判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