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分经典诗词

【2021-05-07】

  春分的分是指九十天之春分为两半,自此进入春和日丽、万红千翠争媚时节。此时,阳在正东,阴在正西,由此昼夜平分,冷热均衡,为一年中最好气候。下面是关于春分经典

  诗的背景要从南宋初年说起。宋王朝经历靖康之变后,山河破碎,风雨飘摇,一不小心就覆灭于襁褓之中。

  危局之中,一批仁人志士不惧金兵嚣张气焰,舍生忘死赴国难,挽救江山于倾危。其中,张浚就是威望深厚、贡献卓著者之一。

  1118年,21岁的张浚考取进士,32岁时便因平定“苗刘兵变”立下赫赫战功。翌年任枢密院事,成为执政大臣。后长期担任军事统帅,曾指挥岳飞、韩世忠等名将抗金,被誉为“国之长城”。

  宋理宗时,朝廷以张浚、赵鼎为宰相典范,并将张浚列为二十四功臣之一,列像于昭勋阁。

  “号令风霆迅,天声动地陬。长驱渡河洛,直捣向燕幽。”这是张浚奉命督师抗金,出发时岳飞写下《送紫岩张先生北伐》壮行,期冀收复失地,重整河山。

  在丞相任上,张浚还特别重视人才选拔。1137年,他对一位青年才俊仲并倍加赏识,拟推荐至朝廷任职,并邀请其参加春分家宴。

  画堂溪边,草木葳蕤,风物依然;春分的黄昏烟雨,打湿了三月江南;舞袖舒展在春色里,梨花纷飞流转。这记忆中难以磨灭的喜宴,记取了春分时节的美好瞬间。

  这首词充分反映了他当时踌躇满志的心情,和准备大展宏图的志向。只可惜不久后,因为奸臣秦桧的阻挠,诗人仲并被贬到镇江任职。

  隆兴元年(1163年),刚即位的宋孝宗锐意进取,先为岳飞案平反,后起用主战派张浚,锐意收复中原,以雪靖康之耻。

  但经过高宗、秦桧二三十年的严酷打压,这时候已经没有了岳飞、韩世忠、刘琦、吴阶这样的名将,抗战军民无论在能力、意志力上都已经严重低落。

  果不其然,宋军匆忙北伐,终究用兵轻率,10天就大败而归,史称“儿戏战争”。

  北伐的失败,以及太上皇赵构的频频施压,已经使孝宗早下了向金求和的决心。于是,张浚随即罢相,贬官福州,与赵构当年杀岳飞向金国献媚如出一辙。

  而作为坚定的主战派陆游,也未能幸免,宋孝宗乾道二年(1166年),在隆兴通判任上的`陆游因曾“力说张浚用兵”被罢黜,黯然回乡。

  谁怜爱国千行泪,说到胡尘意不平。他也曾想过晋陶渊明,“心远地自偏”。春寒依旧,河山倾颓,海棠花谢,对酒偷闲。空念戎马倥偬,极目北伐无望,深感报国无门。

  元和十三年冬,白居易接到朝廷的调令,由江州(今江西九江)量移忠州(今重庆忠县)。

  所谓量移,是指被谪远方的人臣,迂赦酌情移近安置。忠州距朝廷及白氏家乡河南新郑,的确近了许多。

  “乘潮发湓口,带雪别庐山。”次年二月,春寒料峭,诗人携其家眷及弟行简赴忠州任职。

  舟行夷陵,他意外地与顺江而下的诗人元稹相遇。自五年前在京城道别(元稹赴任通州司马),西陵峡重逢不胜欣喜:“君还秦地辞炎徼,我向忠州入瘴烟。夷陵峡口明月夜,此地相逢是偶然!”

  初到忠州,他把忠州看成是巴蛮瘴烟之地,自比鹤锁笼中、南迁放逐。滞留忠州是权宜之计,他朝思暮想归京师,因此他说“忠州只做三年计”,对忠州有强烈的抵触感、距离感。

  在江州,司马一职无关紧要。而刺史乃一州长官,责任重大。当他意识到身为州郡长官时,他便抛开不快,勉力工作,融入忠州。

  白居易重农桑,修路建桥,兴办书院,身先躬行、省事宽刑,使得忠州的人民永远怀念他。

  春分时节,白居易召集府吏、州民,在郡斋(衙署周边建置的园林,假日庆典时向民众开放)举办酒席乐舞。

  大家席地而坐,白刺史同与会者一样用竹管吸着坛子的咂酒,欣赏小伙奏起的巴乐,敲起的蛮鼓,和穿着节日盛装的姑娘跳起的巴人舞。他当即诗情奔涌,此情景记录在他的这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