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跟着指责廖某君时你有没有想过自己连廖某君还不如?

【2020-12-24】

  新华社湖北分社高级记者廖某君近日似乎成了网红。只是廖某君的网红不是像某些明星一样,为了宣传自己,在社会上给自己制造影响,以求吸引更多的粉丝,达到追星的轰动效果。廖某君是因为在某个节日被授予什么称号,发表感言,引发不少人对其指责。对此,不知道廖某君此刻是在家里委屈地流泪,还是正在反思。

  但在青锋,总感觉近一段时间以来,人们的情绪总有些什么不正常,比如,当意大利、美国以及其它国家有疫情发生时,不少都是在标题上冠以快讯的形式对外播发。这多少让青锋有某种担忧,似乎有种鲁迅先生当年说过的那样,你说癞子头上有虱子,难道你头上就没有吗?原话已经记不住了,大体意思是否如此,如果青锋记错了,也请批评指正。

  不过,青锋觉得有一个朋友在朋友圈写的颇有道理,曾经在另一篇评论里引用过,不妨在这里重述一遍。这个当过海军,又做过几十年专业记者的朋友说,“新冠肺炎,是场灾难。不管是嘲笑别国疫情蔓延,还是猛夸自己国家棒,其实都是对灾难和逝者的亵渎”。的确,古人早就有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管是人类还是病毒,用力过猛,都走不了远路。

  当我们深受疫情困扰的时候,听不得外国人说半句讽刺,或者半句没有同情的话。因而,当其它国家疫情发生的时候,我们是否也应感同身受,不以幸灾乐祸,或者似乎看笑话的心态对之?

  再来说廖某君。青锋这里不是为廖某君开脱。因为,一则青锋和廖某君攀不上什么,人家是新华社高级记者,青锋无非就是一个码字的,虽也是高级职称,但前面多了一个字;二则廖某君自己都没有出来为自己辩解,青锋替人家说话也似乎没有必要。这里,青锋只是想提出一个问题,即:每当我们指责别人的时候,是否先问问自己,假如自己是被指责的那个人,我们身处她的环境,自己能否做到她那样,能否做的比她做的更好?

  当武汉新冠肺炎爆发的时候,青锋也曾动过到武汉一线去的心思,但终究因为多种原因,难以成行。因而,也只是宅在家里,和大多数人一样,用“宅在家中也是爱国”来安慰自己。当下指责廖某君的其中之一,也只是记得家里有长江韬奋奖奖章,同样称自己没有接到指令,不能到武汉一线去。

  从指责廖某君让其成为网红的几个方面看,一是说廖某君自称新冠肺炎发生以来,她发了200多篇稿件,但其却并没有尽到新华社记者的重大职责,拿前辈穆青等人教导廖某君。这点似乎有点苛刻。在新闻界,有几个人能像穆青那样让一代又一代新闻工作者望其项背?

  客观地说,廖某君有没有像穆青等前辈那样通过内参讲真话讲实话,作为局外人,我们谁都难以搞得清楚。但至少有一点,廖某君基本上还是做了一个记者应做的。她至少发出了200多篇报道,尽了新闻工作者传递信息的职责。至于有人指责廖某君发的那些是否都是来自当地官方给的信息,改了个电头,另当别论。因为,她不受其职业所限,不听命于人,也是不可能的。

  说到这里,青锋不得不说另外一种现象。就是疫情以来同样也成为网红的武汉作家方方,其以日记体的形式撰写的东西颇受人追逐。在青锋看来,方方日记中的不少东西也并非方方身临一线亲眼所见所闻,不少也都是转自朋友或者当地的议论。如此来说,方方引用民间的和廖某君引用当地官方的信息,二者有什么区别?方方可以引用民间的,廖某君就引用来自当地官方的信息不得?

  在特殊情况下,不少人的情绪正在被某种力量左右着朝着难以想象的方向走去。这是作为一个时评人所不能不担忧的。如果在这种情绪下,人云亦云,恐怕会给社会给大家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害。因为人微言轻,青锋在这里,只能,也只能提醒大家,当你准备指责廖某君的时候,一定要想想,自己是否连廖某君都不如?

  有位朋友说,“我们都是平常人,并没有能力翻江倒海,我们可以做到的,是尽可能去扩大一切温暖,扩大一切善意,扩大一切常识,扩大一切弹性,力所能及地去影响我们所处的生态”。廖某君一样,除了她是新华社湖北分社的记者这一职业外,她也是普通人。我们干嘛要把该有人担当的对李医生之过之责,让廖某君一个女人来担呢?